轻松的隐藏呆毛

强行赤黑[捂脸]

野神/聲優坑畢業感言

annehcwong:

*只是個人的胡言亂語而已,慎入*


最初開始,我並不喜歡神谷的聲音。

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,是2007年的高達00。當年的我還只是一個中學生,但是,因為出於想要在動畫片裡留下自己的聲音的想法,我上學的時候,偷偷的上著外面的part time配音課。老師對我們的教導是:一個好的女配音員,至少要有五把聲——老、中、青、幼、男孩子,這邊的情況與日本的不太一樣,毫不突出的聲線是最理想的,因為這樣就能一人兼任許多角色,想省錢的導演(尤其是電視台外包的錄音公司),自然就會想雇用你。反之,太過突出的聲線,就不容易找到工作了。據說,某位大牌的業界前輩的聲線演技都很好,替過著名演員吹替,但因為聲音太有特色,最後淪落到當的士司機,接到的工作寥寥可數——這類的例子還比比皆是,如果不想變成這樣,在入行前就要好好的審視自己的聲線到底適不適合當一個配音員,不要入了才後悔。

出於那樣的教導,我當時是真的一點也不喜歡神谷的聲線。不僅僅是因為太過「奇怪」,而且感覺還太過顯老,遺和感滿點,一點也不符合提耶利亞,像石田綠川那樣清澈的少年音才是我的菜。可是,哪怕第一印象並不好,我從第一集不喜歡他的聲音,到第一次被他的細緻的演技震撼(挑釁洛克昂的一幕),其實距離並不遠。因為勉強算半個同行,所以我還算很清楚那個細緻度的演技的難度有多大,就是在這部動畫裡,我對他的聲線感想,從「不喜歡」,轉成「還不錯」了。而隨著這部動畫播出越來越多集數,我發現自己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忘記了「遺和感」三個字,意識到這點的一刻,我是打從心底佩服他。

不過佩服歸佩服,那時的我還有很多三次元的東西要忙,動畫是看過就算了的類型,二次元踩得並不深。真正入聲優坑的時機,是《無頭騎士異聞錄》播出的四年多後,補番的時候,被折原臨也那段神經質的笑聲打動,讓我想起了我曾經覺得神谷的聲音「還不錯」。而神谷在這個角色裡把自己的聲音特質發揮得淋漓盡致,讓人對他的演技的好感度卻持續上漲,到了一個不自覺地關心這個人還配了什麼動畫的臨界點。

相對的,喜歡上小野的原因就要簡單多了,就只是因為他在黑執事裡的聲音太好聽而已。黑執事曾經是我的本命,我還對好友說過「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配出讓我滿意的惡魔執事」⋯⋯好吧,事實是我又錯了。無奈的,我似乎很容易喜歡上「以為自己絕對不會喜歡」的人。

如果我還只是小野和神谷的單人粉,他們的人品如何、是結婚還是單身、愛耍太極還是直接了當的發言,我通通都不會有感覺。曾經的我,就只是為了他們兩人的聲音和演技而單純的喜歡著而已。

但是,我入野神坑了。

——從靜臨開始,到無頭的見面會,慢慢的了解這兩個人,看遍了有他們的場合,再變得不滿足而聽DGS。

——從發誓不追星,到口不對心地注意著他們,再到狂買雜誌歌盤、心甘情願的打破自己的誓言。

——從完全不會日文,到學會漢化,再到能啃DGS的生肉。

一路走來,都以他們為二次元的軸心。

每天為著他們的互動而無比的快樂;聽到他們重視對方的發言,就會幸福無比;總是激動的看到他們在event上互相逗弄,在螢幕前傻笑。

這些日子,都是他們的笑聲讓我覺得這個世界很美好,是他們的長久給了我萌上生腐的勇氣,更是他們讓我隔著屏幕都感覺到幸福。

所以我不曾考慮過那些東西背後的真實性,也不曾思索過那些笑容和對話是不是都是事先設定好的東西,一昧的、無知的、毫不理智的,沉浸在幸福感裡。

我曾經以為,他們會一直這樣持續到永遠。

我曾經不理解為什麼方力申和鄧麗欣拍了十年拖分手後,讓那麼多人心碎,讓那麼多人不再相信愛情⋯⋯因為我不曾把這點連繫到野神上。現在回想起來,那個自己就像一個傻瓜,被狠狠打醒了——「啊,原來被扇一記耳光,是這樣的感覺的」現在就只剩下這個感想。

神谷那段太極的意思很簡單,就是「我造出來的人設你們喜歡怎樣玩就怎樣玩,適當的情況下還會敬業的放送福利,但我真實的情況你們都少管」而已——你們付錢,我供出一個人設給你們當妄想平台,夠公平了吧?

我確實無話可說。

平心而論,他確實沒有做錯,不論從商業還是道義的角度來看,我也沒有立場去責備,作為粉絲,本來就該只得到那麼多,那是作為粉絲的悲哀,因為我們對他來說,充其量只是冷冰冰的客戶,他可以以笑相迎、可以說盡好話,甚至可以奮力迎合,但唯獨不會分享個人。這個簡單的道理,我到今天才真正以身感受到。

我不敢說自己明白他們的艱難,但我也試過壯著膽子全力試音,最後失敗收場;我也試過很努力出聲,但在錄音室被貶得一無是處;我也試過站在麥克風面前,把15秒的台詞說了兩個小時,只因為廣告商和導演意見分裂,最後說擇日再商量,結果一個也沒有採用(這個時候,就算有錢收也很想哭)。所以,我總覺得自己能理解他們的自卑和自信——正正是這點,成為致命因素,以為了解他們,進而以為自己看到的曖昧都是真實的。

自以為了解一個人,到頭來都只會自食惡果,尤其是那是一個陌生人。

我以為自己很聰明。

我以為自己不會追星。


我以為我可以冷靜面對。

我以為自己足夠的理智清醒。

我以為自己對別人的私事完全沒興趣。

我以為自己絕不會犯下如此愚昧的錯誤。

那樣的發言就像一個巴掌打過來,偏偏還打得很有道理,讓你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,讓你感受到喜歡著生腐的自己的可悲。但是,也讓人清醒過來了。

——「即使機會微乎其微,但也許野神總有一天,會成為真正的情侶。」

就算是現在,我也悲哀的抱著這個想法,足夠的失態了吧。當我聽到神谷左閃右避,就是不正面回答的時候,第一個想法居然是「也許他為了與小野一起而離開妻兒」,甚至在暗暗希望他已經離婚,或者未婚生子也可以⋯⋯不可以了,這樣的自己真的太可怕了。我在喜歡野神的同時,變成了自己不喜歡的人,不是的,我並不想看到這樣的自己。

所以到止為止了,從今天以後,我也許還是他們的個人粉,因為我打從心底喜歡著他們的聲音。

但是我知道我是時候從野神畢業了⋯⋯嗯,我真的很想這樣說,可我也知道自己一時半刻不能割捨,所以,就像神谷想他的粉做的,僅僅萌著一個人設,像喜歡一個動漫人物一樣喜歡著野神,那樣的話,大概幾個月左右,我就能成功畢業了。

野神是我第一對,也將是最後一對喜歡的生腐。萌過,愛過,不後悔。

我感激他們帶來的快樂和感動。

但是,我會努力說再見。



- 2016年7月16日






總結


1. 我確實對神谷的回應失望了,但沒有立場指責


2. 一點也不想從野神畢業


3. 但這是個脫離沉迷的好時機


4. 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求打臉!!

PS. 我也知道自己有更多正經文要寫,但是當了多年的DG,這個衝擊實在太大了(淚目),幾乎沒有組織過語言,內容一片混亂真是非常對不起,看到最後的你絕對是英雄。還有,如果他們公開交往的話我回來就打自己臉←已經沒救了。